首页 > 币友说币

2020年减半币种全线暴涨,减半行情真的要来?

比特币挖矿难度上调至14.78T ,涨福为7.08%,再次创历史新高。以此反推,比特币全网算力约为105.76E(数据来源BTC.com)。


难度上调

如果以1个月为周期算,这一个月来,比特币算力上涨约 13E。这意味着,虽然比特币价格在7000美元左右横盘震荡了2个月,但在矿工层面,至少他们用不断投入算力来证明:依然看好减半预期。


在加密货币市场,或许没有什么事情是一根大阳线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根。


1月14日,就在市场普遍对减半预期愁云惨淡之时,2020年预期减半的币种全线暴涨,截止当日晚间23点,BTC日涨幅7.21%,BSV日涨幅44.5%,BCH日涨福24.43%,DASH日涨福35.19%,ETC日涨福24.15%,ZEC日涨福21.43%。


也就是这晚,“牛市来了”的呼声再次出现在加密货币投资圈。


比特币不到1.5万美元,减半将“血流成河”?


算力暴涨,如果我们拿2020年1月14日与2019年的1月14日相比,等量算力,今天矿工获得比特币产出只有彼时的2/5。


预计在今年5月,比特币将如期减半(只剩下约4个月时间),届时,比特币产量将从12.5枚减少至6.25枚。


算力暴涨加之比特币减半,这是否注定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矿难?


此前,微博大V冬兵Wintercoin的一则微博特别受关注,他说,目前,整个矿圈都在豪赌减半行情,也就是赌,比特币价格将在减半前后暴涨。


据他推算,比特币当前正以每月10E+的量增加,那么到减半时,全网算力就能达到140E-150E。要知道,在2018年12月15日,比特币价格约为3155美元,产出是12.5枚,算力为42E。彼时,矿工投降,矿机按斤卖的恐怖氛围就弥漫在整个行业。


以此推算,减半后,比特币价格只要低于20000美元,恐怖氛围可能再次出现。因为,一旦低于20000美元,矿工的收益将等同于2018年12月。但是,今天比特币的价格只有8700美元。


这里有个问题,算力并不一定会如期增长,实际上,2019年第四季度以来比特币算力的增长已经变缓。那么,我们假设算力将停留在100E,以此推算,比特币的价格只要低于15000美元,矿工同样会进入2018年12月的痛苦期。


此前,矿海会俞阳在接受巴比特采访时说,因为,大部分矿工没有太多策略 ,矿难一定会发生,而且很可怕,只不过大家在赌,它不会发生在自己头上。


那会发生在谁的头上?很明显,资金实力雄厚,电费成本低,拥有高算力低功耗矿机,善于灵活运用套期保值等金融手段锁定收益的矿工将胜出。很有可能,一代神机S9将退出历史舞台。


在14日币印会客室《现在还能入场挖矿吗?》的线上直播中,贝宝金融联合创始人王立说,减半后大部分功耗在80-100w/T的矿机会被淘汰,取而代之的会是一批新的机构化矿工和云算力平台。所谓的80-100w/T是指16-18年间推出的矿机,比如蚂蚁S9。目前最厉害的矿机都在45-60w/T这个区间。


此前,知矿大学有一个预测,矿机本质是一种金融品,挖矿作为一个自由市场,参与者之间的博弈会有效调节市场:


1、挖矿收益下降,回本周期变得很长,矿工的需求减弱,算力停止上涨;

 2、矿机完成一波“新陈代谢”,高性能新矿机进入市场,低性能矿机会被逐步淘汰; 

3、矿机厂商出货量远大于需求,可能会出现财务危机; 

4、币价持续下跌,矿机尤其是旧矿机会从高成本矿工流向低成本矿工,完成洗牌;

 5、市场走出低迷,开启牛市。


BSV价格一个月涨福436%,算力暴涨1倍


我们知道,BTC、BCH、BSV三者都是SHA256算法,同样的矿机可以采挖这三种加密货币,根据利益最大化原则,采挖哪个币种的利益最大,算力就会涌入哪个币种。算力并不具有忠诚度。


QKL123数据显示,截止1月14日,BTC平均算力约为103E,BCH平均算力约为3.21E,BSV为2.43E。有趣的是,2019年12月19日以来,BSV价格从83美元增长至445美元(14日凌晨),涨幅为436%。在BTC和BCH算力几乎没有太大变动的情况下,BSV算力已经暴涨1倍。


虽然BCH和BSV算力是BTC的零头,且BSV低于BCH。但是,目前看,BSV的流通总市值已经超越BCH,位列第四。那么,BSV算力超过BCH,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这说明另一个问题,减半到来后,假设BTC价格没有涨到天上,那么势必会有一部分BTC算力会退出,那这些退出的算力去哪里呢?自然是BCH和BSV。


可以预见,BCH、BSV和BTC之间,将有一场算力争夺战。理论上,BSV和BCH是极度不安全的,BTC一个零头的算力就能对它们进行51%攻击。这次减半,很有能是两个弱者争夺算力的一个机会窗口,而价格是这场争夺战的唯一武器。BCH和BSV要想成功,它们的涨福就要超过BTC。BCH和BSV之间谁能超越谁,同样要用价格说话。


预期,BCH和BSV的减半时间都在BTC之前。那么,在BTC减半之前,BCH和BSV将会率先上演价格和算力争夺的大戏。


微信图片_20200115081525

▲减半币种暴涨


2020年,八大减半币种来了


2020年,预期减半的大币种有八个,分别是大家熟悉的BTC、BCH、BSV,以及像ETC、DASH、ZEC、XZC以及BEAM。除了BTC,其它币种都是第一次减半。



▲图片来自星球日报大家最值得期待的减半自然是比特币,按照设计,比特币每4年会经历一次挖矿奖励减半。 2012年11月28日,比特币第一次减半,奖励由50个降到25个。2016年7月10日,比特币第二次减半,奖励由25个比特币降低到12.5个比特币。最近一次减半预计发生在2020年5月13日。


从历史数据看,每一次减半都伴随价格上涨。比如,第一次减半前的价格为2.55美元,减半后一年为1037美元。第二次减半一年内价格从268美元上涨到2525美元,暴涨近10倍。甚至,2017年的最高点为20074美元。


也正是因为如此,公众对比特币减半抱有极大热情。


BCH和BSV都是BTC的分叉币,其运行机制与比特币相似,因此也会减半,但两者时间上会比比特币提前一些。


ETC是以太坊ETH的分叉币,它并不是真的减半,它每隔500万个区块会减产20%,上一次的减产时间是2017年12月。DASH发行总量为1890万枚,它是固定每年减产7.14%。


大零币ZEC和比特币属性相似,同样总量2100万枚,减半后挖矿奖励也是6.25ZEC,它比比特币匿名性强一些。


减半都发生在POW币种身上,它意味着挖矿奖励数量减少,挖矿成本大幅度提高,因此理论上会带动价格的上涨。从过去比特币的减半情况来看,好像确实如此。但挖矿成本不能决定价格,而且有更多证据表明,减半并不一定能带来比特币价格上涨。此处我们不再展开讨论。


关于比特币的未来价格,我相信这是大多数人关注的点,此前《比特币的自然长期幂律增长走廊 》中,我提出了一个关于比特币价格演变的数学模型,该模型使用一个仅将时间作为输入变量的简单方程式。然而本文我们将不会使用精确的数学模型。相反,我们将对比特币的价格演变进行一些实证观察。先说我们两个主要观察结果:


事实证明,随着时间的流逝,比特币的价格收益正在减少(即价格增长正在放缓)。


另外,随着时间的流逝,比特币短期价格走势变得更加温和,也就是说短期内波动程度不再那么极端。


这也意味着,比特币在未来很有可能不会有像2017年那样波澜壮阔的大牛市,甚至也不会出现2018年年末那样的极端熊市。


可以通过以下事实来解释这两点:首先,推动比特币上涨需要越来越多的资金,而吸引更多资金变得越来越困难。相比之下,比特币价格从0.1美元提高到1美元更容易,因为需要的资金量很少,但将比特币价格从1000美元提高到10000美元其实很难,因为需要更多的资金。从长期和短期来看,这种影响都会减缓比特币的潜在增长。实际上这种情况无论是股市、房市都有类似的情况。


比特币的价格在上涨道路上面临越来越多的阻力。相反,价格大幅下跌也是如此。


总体而言,比特币的价格波动似乎确实随着时间而减少。这里的价格增长应理解为百分比形式。



红色区域反映了在减半期间观察到的短期增长率的统计数字。红色区域的最高值和最低值代表所观察到的最大和最小增长速率。最高和最低增长率是在几个冻结期内估计的,横向表示。较暗的区域表示百分位数。本文后面将进一步描述确切的过程。


1、收益递减还是非递减?


我们使用对数标度来查看比特币的价格历史记录,下图是半对数图,其中x轴表示时间并且是线性的,y轴显示比特币的价格,并按对数比例缩放。


使用对数标度为我们提供了能够在单个图中观察比特币完整价格历史的优势。它还具有以下特性:y轴上的等距运动表示价格变化的百分比相同。例如,每比特币从1美元到10美元的价格变动在y尺度上所占的距离与从100美元到1000美元的价格变动所花费的距离相同。


为了更好地理解半对数图的属性,让我们看两个模型:


一种收益不减(随着时间的推移,预期增长率相等)


一种回报递减(增长率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小)


收益非递减的模型在半对数图中显示为一条直线,而收益递减的模型则显示为一条曲线,该曲线最初快速增长,然后缓慢增长。



我们应该选择哪种型号?两者之间的差异非常重要,因为两者预测未来的价格将大相径庭。



在之前的文章中,选择收益率递减的模型已经告诉我们,比特币的长期增长已经减少了收益。但是在本文中,我们将进行一些观察,将进一步证明比特币价格上涨面临越来越大阻力的这一结论。


长期预期收益


收益递减意味着比特币的增长正在放缓。收益不递减意味着比特币的增长没有放缓,即预期增长率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不变。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两者之间的区别,让我们以虚构的投资者为例。


收益不减的模型


让我们假设比特币的价格遵循一个非递减模型。投资者能赚多少钱?答案取决于投资者在出售比特币之前持有比特币的时间(“冻结期”)。闲置时间越长,预期回报率越高。有趣的是,对于收益非递减的模型,投资者期望获得的利润并不取决于他的投资时间。


如下图所示。每条有颜色的线代表一个待机时间。这条线上每个点的x值代表投资者出售比特币的时间。y值代表他从投资中获得的百分比利润。



间隔时间越长,表示该间隔时间的直线起点就越晚。这是因为比特币的价格历史是有限的,并且我们假设不可能在2010年7月17日之前投资比特币。因此,也不可能在2018年中之前持有比特币八年。这就是为什么上面的黄线是从2018年年中开始的。


我们可以在半对数图中显示相同的数据:



我们看到,根据这种模型,购买比特币并在3年后出售它们的投资者,无论何时购买比特币,都将获得大约2500%的利润。对于任何其他冻结期也是如此,但对于较长的冻结期,回报较高。


收益递减的模型


使用收益递减的模型,情况就不同了:预期收益取决于何时进行投资。下图中的线急剧下降,这意味着在相同的冻结时期内,较早购买会获得更高的预期收益。



半对数图再次使数据更易于阅读:



例如:投资者A在2011年中购买了比特币,并在三年后于2014年中出售了他们,他们的利润约为10000%。


如果投资者B在2015年1月购买了比特币,并在三年后于2018年1月出售了它们,那么他“只能”赚取大约1000%的利润,比投资者A少10倍。


情况相似,但对于更长的冻结期更为明显:益下降10倍的速度更快。投资者A和B相隔三年半的时间进行投资,回报率相差10倍。在为期8年的冻结期中,大约一年之内收益就会下降10倍。